西甲

spanclassarticletagtagcate1观点span资产荒还会继续房价理财产品要防踩地

2019-08-15 10:4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3月19日由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经济学院举办的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提出当前经济需要重视的五个问题:第一,经济企稳的信号不足。第二,内外需求疲软。第三,国企去产能开始有实质

3月19日由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经济学院举办的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提出当前经济需要重视的五个问题:第一,经济企稳的信号不足。第二,内外需求疲软。第三,国企去产能开始有实质性进展,金融服务业由于基数效应存着回落风险。第四,M2和社会融资规模将可能受到房地产市场泡沫等风险掣肘。第五,经济景气指数仍未出现明显回升。  在经济增速压力加大的同时,“资产荒”还会继续,而且房价、理财产品等资产价格在波动中也将逐渐显露风险。

经济企稳信号不足

2月CPI同比增长2.3%,比1月回升0.5个百分点,是自2015年10月创下1.3%的低点以来连续4个月回升,也是自2014年8月跌入“1时代”以来首次回到“2时代”。

但本次但月度报告认为,2月CPI上涨具有明显的春节假期等短期因素影响,集中表现在主要由食品价格大幅上涨所拉动,而剔除食品的CPI及核心CPI还在下降,说明经济企稳的信号不足。

判断经济企稳不足的一个数据就是明显下滑的消费。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6%,均创近年来的新低。其中,餐饮收入较为稳定,消费需求的下滑主要是由商品零售增速下降所主导。

这与商品零售的下滑趋势一致,2月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速也有所下降,从2015年的31.6%下降至25.4%,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也从2015年的10.8%下降至9.5%,而且统计口径更宽的网上商品和服务零售额增速也从2015年的33.3%回落至27.2%。

不仅销售疲弱,外需乏力,进出口总额与贸易顺差“双下降”,出口形势严峻。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认为,这将意味着消费需求疲软在短期内还将持续。

在上述仍处于下行的数据之外,房地产投资的反转成为亮点。

2月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长10.2%,比2015年回升0.2个百分点,这主要是由于基础设施投资高速增长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回升所共同拉动。2月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长15.7%,虽比2015年增速回落了1.6个百分点,但仍保持着较高速增长。

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认为,房地产投资回升反映了房地产市场销售回暖带来的刺激性作用。但他也指出,2月房地产投资增速的反转能否持续以及反弹力度的大小,都值得进一步关注,它将会影响全年的经济走势。

一季度GDP承压

工业数据成为当前实体经济的重要参考数据。

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进一步下滑至5.4%,比2015年下滑0.7个百分点,创近年来的新低。其中,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增速也首次跌至6%,同样为近年来的低点。

“我做了一个经济转型快速推进时期的经济体比较,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在经济从制造业主导转向服务主动的过程中,都持续出现了CPI是正值,PPI收缩的这么一个格局。日本有14年,韩国有13年,我们才刚刚3年多。”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说。

“工业增速的进一步下滑或反映了国企去产能开始有实质性进展,2016年全面启动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存量调整政策将决定存量运行的底部和反弹的时点。”刘元春说。

但刘元春也表示,根据工业增加值与GDP增速的历史关系,同时考虑到金融服务业由于基数效应增速可能出现明显回落,一季度GDP增速下滑的压力进一步加大,能否守住6.5%的年度目标面临考验。

巴曙光认为,经济增长触底固然重要,但是企业盈利的触底可能才是决定经济复苏,或者这个触底能够持续的关键。

“企业的盈利触底,可能对经济增长的触底以及下一步的回升更加关键。结合当前的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的任务,如果去产能很难有实质性的进展的话,即使经济增长短期触底了,它又有可能被拉回来。”巴曙光说。

巴曙松从当前对去产能来看企业利润下降,他指出,不同的产业,比如煤矿、钢铁产能过剩幅度都不一样,差异很大,所以对应在同一个需要去产能的行业,无论是好的企业还是坏的企业都会有亏损。“去产能的过程会是比我们想象得复杂和曲折,如果去产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即使GDP增长触底了,你的盈利短期也很难触底,所以企业的亏损状况目前是不乐观的。包括房地产去库存也是一样的,房地产市场总体上虽然一二线城市销售回暖,但是整个三四线城市和全国总体的状况还是供大于求和以去库存为主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销售好转,但新拿地一直没有回暖的原因。”他说。

风险暴露和释放

从今年前两个月到货币和财政政策来看,信贷和财政支出都在加码。但在流动性相对宽松的情况下,投资路径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一个典型现象就是资产荒。

巴曙松就表示,资产荒的状况还会持续,随着去杠杆、去产能的逐步推进,很多理财产品“地雷”会陆续引爆,今年要做投资防范“踩地雷”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的常务副所长陈卫东提出,从融资角度看,应该把信贷和股票、债券等资本市场融资都加起来来研究当前的杠杆问题,从上市公司来看,我们的杠杆率是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的。

陈卫东强调,杠杆率的分析与当前的结构调整、资金流向密切相关,不应该单纯用传统数据解读杠杆率。

在货币适度宽松、财政积极的同时,防范风险也成为重要工作。

刘元春指出,2016年将是各种风险集中暴露和释放的一年,融资环境需要保持宽松有利,同时还要防范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就是局部房地产价格泡沫可能会对融资环境产生严重制约。

典型的就是房地产市场。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销售开始出现火爆迹象,深圳、上海、北京房价相继大幅飙升。今年1-2月,一线城市房价同比上涨22.4%,达到历史最高峰。由此引发对担忧是,一方面资金难以流向生产性实体经济,另一方面防控泡沫又可能会引发总体融资环境的紧缩,成最大掣肘因素。

刘元春表示,在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并且二三线城市存有大量的房地产库存,一线城市房价暴涨潜伏着市场分化加剧而引发“虹吸效应”的巨大风险。

郑州那家医院治疗牛皮癣较为好呢
孕前检查最佳时间
哪家医院能治疗羊角疯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