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杭城的剧院扮起了那个白胡子老头袜子里塞满

2019-10-13 02:2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杭城的剧院扮起了那个白胡子老头 袜子里塞满了演出季的低价票

小时候看童话,新年的愿望全被善解人意的圣诞老人装进了袜子里,这位白胡子老头儿也因此人见人爱。

今年,杭州市的剧院率先扮起了招人喜欢的白胡子老爷爷,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杭州大剧院迎新演出季的低价票,不仅让成千上万的普通市民有机会参观新落成的豪华剧院,同时也让观众们花一张电影票的钱就可以欣赏到一台精彩的演出。

上周末,杭州越剧院的最后一场演出《曲江风月》在戏迷的前呼后拥之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12月20日至21日,宁波甬剧团的获奖剧目《典妻》,又将拉开浙江舞台艺术新年演出季的序幕,同样也走10元至100元的低票价路线。

杭州越剧院———低票价的戏,来年还要坚持演

演出季中杭越的戏,看了两场,一头一尾,每一场都“高朋满座”。说观众是“高朋”并不过分,因为杭州越剧院一共演出6台12场戏,很多观众看了一场又一场。

路遇浙江传媒学院的一群大学生戏迷,我问他们看了几场?他们说,你是指这场《曲江风月》吗?接着很得意地告诉我,《流花溪》看了两场,《梨花情》看了两场,还看了一场《何文秀》,不多6场,票价便宜呗,不看白不看。

戏迷徐达军的兴趣远远超出了戏本身,他和同伴先挑剔起“小玉”(《曲江风月》中的歌女)的戏服,“开场那套太艳,后来越穿越美,滴绿滴绿的,要不我们也去做一套?”

兴致最高的要数一群大伯大妈,10元至30元的票价,让他们喜出望外,家住观音塘的张云凤说,“除了路远,脚骨头绕得酸死之外,其他都值得。以前只知道杭州越剧院的陈晓红和谢群英是头牌,现在又认识了徐铭、叶惠萍、石惠兰,很多演员都不错。”

看到自家的戏如此受欢迎,杭州越剧院院长侯军自然喜上眉梢。可是演出之前,她没少担心过。大剧院路远,交通不便,眼看着一天天冷起来了,有多少观众会来看我们演出呢?直到那一天,凄雨冷风中,越剧《碧玉簪》还是迎来了数百名痴心观众,侯院长从此坦然了许多,她也因此深受启发:“低票价的路线很受欢迎,今后这样的戏,我们要多演,既锻炼了年轻的演员,给予她们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同时又可以吸引更多的观众,薄利多销。”

宁波甬剧团———获了奖的路,今后还会更忙碌

甬剧《典妻》,“七艺节”文华大奖的新科状元,两年来,它几乎把戏剧界的大奖都拿了个遍。在即将开幕的浙江舞台艺术新年演出季中,它成为了当仁不让的首演剧目。

旧社会,什么都拿来典当,包括“妻子”。改编自宁波籍作家柔石的小说《为奴隶的母亲》,说的就是典当妻子的故事。在两年前的省第九届戏剧节上,《典妻》以惊艳的姿态亮相,随后两年的艺术舞台,向它学习了“雨雾”、“流水”,却没有那个能像这部戏那样贴切而又唯美借用舞台表现江南古镇的韵味,刻画人物内心的复杂。“七艺节”中,《典妻》不仅获得了文华大奖,还获得了文华剧作奖、音乐创作奖、舞台美术奖、表演奖等4个单项奖,主演王锦文塑造的“妻”的形象,让人看着那样苦,那样无助,又是那样坚强。12月20日至21日,《典妻》首次以整齐的阵容,亮相于杭州大剧院。

昨天,殊荣在身的甬剧团团长王锦文告诉,“七艺节”之后,他们就没有休息过,《典妻》也没有休息过,要打造精品只能不断演戏,还要以合理的票价吸引更多的观众喜欢甬剧。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企业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登入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