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農村教育基礎設施建設思考洪水沖出新的不平

2019-11-18 23:0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农村教育基础设施建设思考:洪水冲出新的不平衡

新桂-广西陈坤今年6月,我区部分地区遭遇特大洪水,西江流域、红水河流域沿线均受到洪水侵袭,梧州市更是遭受了一场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灾害这场洪水给我区教育系统造成了严重损失全区教育系统直接经济损失2.3亿元,共有69个县(市、区)辖区学校受灾,受灾学校3372所,其中2237所学校因灾停课,因灾倒塌面积13.25万平方米……洪水是一面镜子,影射出双重含义:原本极其落后地区的农村教育系统发生了崭新的变化;而原来处于中等地区的教育系统,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则被远远地抛在后面我区农村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出现了新的不平衡凹地开始隆起都安,地处河池北部山区几年前,其农村基础教育设施相当落后,不用说洪水,即便是一般的雨水,也会整体挪窝上课然而,这种情况随着义教工程楼的兴起,已经成为历史6月20日,山洪裹挟着泥石瞬间袭向都安瑶族自治县百旺乡中学,900多名学生跟随着老师的指挥,有条不紊地撤到二楼以上百旺乡处处可见泥房倒塌,惟有百旺乡初中的两幢4层高的教学楼巍然屹立于洪水中,安然无恙第二天的中考如期举行,学生无一缺考,义教工程庇护着近千名师生教育基础设施得到根本改变的远不止都安一地:“两基”攻坚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让落后地区数万师生受益到目前,广西已有69个县、市建成了各项措施相对完善的寄宿制学校,解决了部分边远山村孩子住校读书问题全区已累计有83个县、市、区通过国家“两基”达标验收近年来,自治区政府开展“两基”攻坚、“312”农村基础教育工程,根本目的,就是改善落后地区农村教育状况如今,原来落后地区的农村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已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数年前,桂西北、沿边一带农村教育的落后曾让人痛心如今,旧貌换新颜,原本教育落后的“凹地”开始隆起出现被遗忘的角落近年来,在桂西北落后地区的农村教育基础设施建设轰轰烈烈进行的同时,梧州、玉林等地却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农村教育基础设施建设落后问题,又在今年一场意外的洪水中凸显在人们面前6月23日12时,洪水迅速逼近,眼看,洪水就要威胁着梧州市30多万师生与近千所学校的生命财产安全“最让人忧心的是西江沿线广大农村孩子”面对十万火急的汛情,梧州市教育局局长何炎明深知,西江沿线广大农村还有部分教学楼是十多年前建设的泥砖教学楼,根本无法抵挡这场洪水汛情如火教育系统抗洪抢险工作领导小组,紧急启动2005年抗洪救灾预案,实施汛情每小时追踪机制在了解到部分村级学校已经受到洪水威胁的情况后,领导小组做出了“各地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可根据当地汛情马上停课,安全疏散学生”的决定梧州无一师生在洪灾期间伤亡但是,教育系统损失严重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4日,受灾学校263所,校舍倒塌67间,面积4330平方米;形成危房1013间,面积62785平方米;围墙倒塌18635米……这些受损学校都是多年未曾改变的泥砖教学楼,绝大部分集中在西江沿线一带的农村地区农村教育需整体平衡回过头来,冷眼看这场洪水,全区百万师生无一在洪灾中伤亡,但是原因却不尽相同都安等地的师生是因为受到义教工程楼的庇护,梧州等地靠的是未雨绸缪和果断决策“一样的险情,不一样的教学楼同样是农村,不一样的基础设施”东巴凤曾经是“落后”的代名词,如今,成了羡慕的对象被遗忘地区开始塌陷,梧州市广大农村教育基础设施多少年来没有太大变化,这场洪水使藤县、岑溪等县农村地区老化的学校校舍倒塌严重这种状况形成的原因十分复杂,有历史和现实双重原因何炎明认为,农村教育是公共事业,主要靠政府投入,而近年来,自治区教育投入大部分投向原来相对落后的桂西北地区百年一遇的洪水造成了严重危害,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我区农村教育的视角———我区农村教育需要全面平衡发展水可育人沃土,亦可害人成灾众所周知,我区水资源丰富:全区流域集雨面积在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共计937条洪水成灾绝不是最后一次,下次发生在那个地方,非人力可以预测“如果洪水再次来临,希望我区所有的农村学校都可以像都安的义教工程楼那样在洪水中屹立不倒”梧州市藤县的一位老师如是说天灾不可避,人力可以为实现全区农村教育均衡发展,才是根本应对措施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当义教工程楼如雨后春笋般挺立在我区所有农村学校时,我区才能真正乘上“科教兴桂”的快车(点评:科学发展观告诉我们,农村教育是困扰我区农村发展的重大问题之一,事关全区长远发展的全局只有遵循社会主义国家的教育公平原则,实现我区农村教育均衡发展,让所有的孩子———不管他生活在那个区域,都能享受平等教育,才能破解农村教育的落后状况对我区经济发展的困扰均衡发展不是平均主义,但均衡发展最终走向教育公平在财政不足的情况下,先解决落后地区如东巴凤、沿边地区农村教育落后问题,这无疑是一个英明的决策,也是历史的使命当这一使命完成后,我们的视角应该投向全区农村教育每个被遗忘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