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炎武战神 第2779章、被炼血奴

2019-10-12 23:4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2779章、被炼血奴

意志,不屈又如何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纵然凌天羽的意志力坚韧,也持续不了多时。

凌天羽的修为极高,若是直接杀了,无疑是浪费资源与上佳材料,所以血尊是铁了心要将凌天羽炼化成血奴,一劳永获,成为他称霸诸天万界的强力助手。

“封血恶狱”

血尊沉喝一声,闪烁恶毒森光的凶爪,雷霆电擎般,凶狠按向凌天羽的脑门。

“呃”

凌天羽眼瞳急缩,绝望万分,到了这地步,他还能反抗吗

顷刻间

一股股狂暴恐怖的邪能意志,凶狠无情的冲击摧残着凌天羽的脑海,洪水滔滔之势,意图崩溃凌天羽的精神意志。

“啊~”

凌天羽痛苦嘶叫,纵然逃生无望,但也不甘心就此败灭,硬是死守着心魂,极力保持着清醒状态,桀骜不驯的抗拒着。

“无谓与多余的反抗,只是徒增痛苦,何苦呢”血尊面色森酷,淡然道:“不如乖乖顺从,本尊些许还能给你个痛快”

“滚小爷我这命贱得很哪怕是剩下最后一口气小爷我也绝对不会像你这畜生屈服”凌天羽双目赤红,除了怒骂,毫无反抗之力。

“冥顽不灵”

血尊面色一沉,于血爪之中,一股股邪恶恐怖的能量,伴随着恶源的极致负面之气,疯狂不绝的侵蚀冲击着凌天羽的精神意志,摧残着凌天羽的血肉之躯,可谓是形神遭受惨烈酷刑折磨。

痛苦绝望恐惧愤怒各种极致负面的情绪,在恶源的侵蚀刺激下,凌天羽表现得越发强烈明显,浑身剧烈的抽搐着,惨痛至极。

轰轰轰~

邪能恶气,如同暴洪,不仅没有休止,反而逐益增强,势必要将凌天羽击溃。

啊啊~

凌天羽备是痛苦的不停惨叫,叫声凄厉,浑身如同万蚁噬咬般,痛不欲生。尤其是来自于深处的灵魂,在恶源的侵蚀下,凌天羽的脑海中好像卷起了恐怖的龙卷风暴,各种混乱恐怖的负面气息,摧残冲击着凌天羽的意志。

太古圣灵

如今在血尊强势压制下,太古圣灵根本无法再去与恶源抗衡,甚至被吓得藏了起来。失去太古圣灵的庇护,凌天羽所遭受的邪能恶气冲击便越发难受。

而且,在邪能恶气的冲击侵蚀下,凌天羽感觉体内的生命精气像要被流失了般,眼瞳凹陷,面色蜡白,更是折叠起像是老年人的皱纹。

这感觉,就像是时刻濒临于生死之间,左边是地狱,右边还是地狱,挣扎不得,反抗不得,只得以强韧意志,苟延喘喘的苦撑着。

凌天羽也很清楚光凭意志力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有人帮助自己,更别说去期待那极为渺茫的奇迹出现。

凌天羽辛辛苦苦的才走到了这一步,背负着那么多人的希望,也许下过这么多的承若,他怎能甘心就这么死在血尊的手中

可是,凌天羽还能有什么筹码

而血尊也是显得极其惊讶,满是佩服的称赞道:“邪魔你的体质与意志力,果然非同寻常,竟能抵御恶源之气如此久只可惜的是,现在的你已穷途末路,待本尊将你炼化成血奴,自然便可借你之手,打通众界通道一统六界,唯吾独尊”

“休想~”

凌天羽咆哮着,可越是愤怒,恶源的侵蚀便来得越发猛烈。毕竟恶源本是集于六界极恶之气所成,凌天羽的情绪越是失控,恶源的威力便会更强。

可现在,无时无刻都在遭受着非人的摧残折磨,凌天羽又怎能冷静得下来更何况血尊会给凌天羽机会吗只要凌天羽稍有异常反应,血尊的毒爪就会立刻招呼过来。

“呵呵,现在可由不得你怪就怪你,太过狂妄自负在没有绝对的资本之前,便敢来挑战本尊,当真不自量力”血尊冷森森的笑道。

猛地

戾血剑起,邪光闪耀,如同吐信的毒蛇,像是钉子般,冷冷盯死了凌天羽。

“额”

凌天羽面容惊怔,清晰感受到戾血剑中散发出来的邪恶之气,摄人心魄,一种不祥的危机感,顿时间涌上心头。

是的

只要血尊乐意,现在一剑就能了结了凌天羽。

“恩师”

“青蝠四怪”

凌天羽备是绝望的呼唤着,可早在血尊的封血恶狱下,凌天羽早就与所有一切断绝了联系。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血尊面色森霾,如同主宰死亡的炼狱君主,血瞳交织闪烁着恶毒森芒,嘴角突然敛出诡异阴狠的笑容:“呵呵,炼化血奴,过程并不轻松。尤其是你,过程要更加的复杂当然

,因为你的愚蠢与顽固,在这过程中你所承受的痛苦会比常人强上万倍,奉劝你再好好考虑,免遭痛苦毕竟,你已翻身无望,何必再作无畏的挣扎”

凌天羽怒视着血尊,恨到了极点,这种情况下的确是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就是想要自爆反击都不成。可凌天羽就是不甘心,誓死抗拒。

“真是愚昧无知无妨,本尊有得是耐心”血尊面色一沉,手中的戾血剑嗡嗡颤吟,似乎无数亡魂嘶叫,慑人心魂。

咻~

强横诡异的戾血剑,带着邪恶至极的锋芒,无坚不摧,竟狠狠击透凌天羽的丹田。

“啊~”

凌天羽备是凄厉的惨叫一声,只觉那冰冷的长剑洞穿了他的丹田,一股股如同致命病毒般的邪恶气息,伴着彻骨的森寒,如同破穴而出的狂蚁,疯狂无情的侵蚀冲向凌天羽的血肉,筋骨脉络,五脏六肺,乃至是寒透到心,森寒至魂。

那一刻

凌天羽痛得浑身僵硬,动弹不得,眼瞳布满绝望的血丝,面如蜡灰,嘴唇发裂,喉咙发哑。别说是开口吐言,就是喘息也变得十分困难。

这时

血尊那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冷森森的响彻在凌天羽的脑海中:“炼化血奴的第一步,便是得先抽掉你体内的所有血液,再经于邪能的炼化,为你重新造血”

说罢

洞穿于凌天羽丹田的戾血剑,与凌天羽的残血剑竟有相似之能,满是恐惧绝望的感觉到,体内的血液竟疯狂不止的被戾血剑吞噬了过去。

随着血液的流失,凌天羽本是强悍的体魄,像是泄气的气球般,呈现干瘪之势。整个身体也完全失去了水分,像是一夜间变得苍老,全身皮肉变得干皱起来,丧失原有的活气。尤其是凌天羽那本是俊逸的面容,顷刻间变得苍老丑陋。

一直以来,只有凌天羽去吞噬夺舍敌人的鲜血,现在倒是自己被缠上了厄运,一身鲜美精纯的血液,就这么被戾血剑给吸光了。

不由

血尊阴森森的笑道:“桀桀,你的血液的确美味,就是本尊也要禁不住诱惑。可惜本尊已经拥有了恶源,你的血液对于本尊来说反而没有多大的效果所以你该感到庆幸,起码本尊还能留下你的身体,为我所用”

话音刚落

充斥入戾血剑的血液,经于戾血剑邪能恶气的炼化,再以戾血剑为引,一股股完全被染上邪恶之气的乌黑色血液,如同致命毒液般,滚滚注回凌天羽的体内。

那一刻

随着血液的回流,完全被恶化的血液,强行涌入凌天羽的血肉之中。所至之处,像是被侵蚀霸据了般,凌天羽感觉自己的身体掌控权开始逐渐脱离。

那感觉怎么说呢

血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身体也被渐渐侵蚀污染,等到最后,凌天羽的灵魂意志就会彻底与肉身脱离。届时就如同于孤魂野鬼,血尊对付起来就更加轻松了。

当然,若是血尊始终无法控制凌天羽的灵魂意志,那么估计会让凌天羽魂飞魄散。

轰轰轰~

邪恶污血,涌贯全身,无情侵蚀,导致形神欲离,就算凌天羽的界魂能够侥幸脱身,但就得失去肉身,就像毒王那般,仅剩于残魂。虽然可以走散修之路,可要再回到巅峰之境就几乎没有可能了,毕竟凌天羽拥有如此强大的修为,主要也是用肉身一路撑过来的。

可眼下

凌天羽除了愤怒不甘,又能如何

“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们”

“对不起,我真的是努力了”

“如果一切真的能够再重新开始,我情愿是黄沙城里被人称作废物的平凡人”

凌天羽绝望无力的暗生感慨,脑海里也不断浮现出一道道熟悉的面孔。虽然备是痛心,可凌天羽真的是竭尽全力了。

像是以往,类似于绝望的情景,并非没有过,那时凌天羽都能一路支撑过来。可现在不同,血尊远比想象中的恐怖可怕,就是达到星辰境界的凌天羽,也远远无法与血尊匹敌。

凌天羽并不怕,可让他不甘的是,自己竟然得被炼化成血奴,成为纵的傀儡,为血尊称霸诸天万界的杀人机器,背负千古骂名。

然而

就在这最绝望无力的时刻,在于凌天羽的脑海深处,一股如同于血脉相连般的熟悉异感,竟在呼应着意图与凌天羽取得联系。

“呃”

凌天羽脑海惊怔,感应到这股异常而熟悉的感觉,虽然也是并无好感,可却让凌天羽感觉到几分窃喜,终于有了奇迹的转机。

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好吗
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