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十九章 裂隙尽头的秘密

2019-09-12 10:1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雅拉冒险笔记 第二十九章 裂隙尽头的秘密

(263……084……458……书友裙,想来的就加群吧。ps走过路过的朋友求收藏求推荐,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另外,大家多提点意见好不好,谢啦)

ps2:感谢书友十日痕打赏588币

感谢书友打赏100币

在丽娜眼中的黑白世界里,新出现的这只魔兽与之前杀掉的三只略有不同。除了身体略微纤细更贴近流线型外,最大的不同就是它的尾巴。与蜥蜴类魔兽本应有的前粗后细的粗壮肉质尾巴不同,这只地行类魔兽的尾巴,末端竟然形成了一个尖锐的弯钩状骨质结构,和蝎子的尾巴非常相似,漆黑的尾刺尖端闪动着不祥的锋芒。

“小心它的尾巴。”丽娜身体的重心微微下沉,右手握锤,左手结成一个咒印平举胸前,身体缓慢后退,和潘尼斯背靠背站在一起:“它的尾巴像蝎子一样。我怀疑有剧毒。”

“真是见鬼了。”潘尼斯双手自然下垂在身体两侧,看上去就像是随随便便站着,没有一点防备,但是脸上的神色也很严肃:“这只居然有这么快的速度,不过好消息是看来它的力量相对会弱一些了。”。…。

“你能看到它?”丽娜有些不确定的问。

“侦测隐形药剂,薇薇安药剂店出品,冒险中最好的选择。”潘尼斯的眼珠一直跟着地行猎手的运动在转动,抛了抛手里的一个空瓶子。

“那你能让它行动速度减速几秒吗?”丽娜手里的咒印一直维持着:“现在它的速度我没法施法。”

“应该能。我试试看。”潘尼斯低头思索了片刻,点点头。

“到时我可以释放神术固定住它的行动,按它的实力,大约可以限制住五秒的时间,这五秒里它是完全不能动的。”丽娜靠着潘尼斯的后背,左手上的咒印开始泛起微光:“这五秒的时间,你能不能破开它的防御杀死它?”

“五秒足够了。”潘尼斯很有把握的承诺:“它不能动的情况下想杀死它,三秒都嫌多。”

“那就开始吧。”丽娜说道:“你准备好就上,我随时可以释放神术了。”

“那就让你看看魔剑士的战斗方式。”潘尼斯抽出一把单手剑,一声轻笑,身形猛然蹿出。

魔剑士在雅拉大陆是一种很另类的职业,就像丽娜曾经说过的,这种职业同时兼顾魔法与武技斗气,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想要两者兼顾的结果,往往是两者都无法精通。所以大部分魔剑士都选择了偏重一个方向,有些选择偏重武技

,有些选择偏重魔法。。…。

但是,这样的魔剑士,顶多算是会几种魔法的剑士或者会几式武技的法师,完全背离了魔剑士的本质。就比如曾经哭泣洞穴里遇到的法卡斯,主体还是剑士,会几种毁灭法术,虽然暂时仗着可以从研究所获得能量无限释放法术,但是一旦失去了能量供应,就恢复原形,再也不敢随意释放魔法了。世间大部分魔剑士,基本都与之相似,剩下的都是贪心的想要兼顾,最后一事无成的失败者。这些给人们造成了一种错觉,认为魔剑士这个职业本身就是一种很荒谬的职业。但是这只是错觉,真正的魔剑士,是指那种有着惊人天赋,成功的实现了两者兼顾的天才。

真正的魔剑士往往并不会精修毁灭系法术,而是以剑术为主,法术里主修辅助系和控制系法术的战斗职业。在战斗中,他们可以在最适宜的时间释放法术为自己增幅,也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刻释放法术干扰对手。…。

和真正的魔剑士战斗往往是一件让人非常头痛的事,因为你永远也无法判断,对方在下一瞬间会用哪种方式做些什么。上一刻明明已经适应了对方的速度,下一刻也许对方就会用快上三分之一的速度一剑砍过来,或者按照你的速度明明可以刚好躲开对方的攻击,可是在最后一瞬间,你忽然发现自己的速度莫名其妙的变慢了。种种让人防不胜防的战法,足以让敌人胆寒,可就是因为修炼难度太高,成功的人太少而慢慢被埋没了。。…。

但是毫无疑问,无论人数多么少,潘尼斯总是其中之一。

潘尼斯蹿出到半途中,速度突然毫无征兆的激增,转瞬间冲到岩壁边,伸脚在墙壁上猛蹬,和地行猎手一样,借助极快的速度在相对的岩壁间来回借力,很快的出现在裂隙的顶部,和地行猎手来回兜着圈子。

地行猎手似乎第一次见到可以跟上自己速度的猎物。很谨慎的用头顶喷出的酸液和嘴里的舌头,发动了几次试探性的攻击,却都被潘尼斯轻松的躲避或是格挡化解掉了。攻击的落空也让地行猎手更加谨慎,甚至连试探性的攻击都不做了,专注的移动着寻找机会。

看到地行猎手的反应,潘尼斯突然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嘴里喊了一声“准备了”,手中的剑突兀的扬起。移动中的地行猎手正在对潘尼斯这个隔着很远挥剑的动作感到不解,猎手的本能突然在心底响起了警报。遵循着本能,魔兽在奔跑中诡异的变向,然后就看到一个寒冰之环在它原本必经之路上炸开。还没等它松一口气。就发现在它变向的方向,早有一把剑等候着它,森寒的剑尖,正对着它的眼睛刺来。。…。

生死之间,地行猎手凭借强韧的黄金阶体质再次强行变向,扭转身体调整方向,让单手剑只能刺到自己的背部,同时向另一个方向开始摆脱。

“你完蛋啦。”潘尼斯很平静的自言自语,同时手里的剑轻轻的搭在地行猎手的背上。

是的,是轻轻搭在地行猎手的背上,不是直刺,不是劈砍,只是用剑的侧面轻轻的碰触而已。但是,地行猎手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地行猎手在变向之后,从岩壁一侧跃起,忽然感到身体毫无来由的变轻,刚刚调整好力道适应变轻的重量,身体又在瞬间猛地变重。一轻一重两种截然相反的状态。如果是在地面上,也许无法对地行猎手造成影响,但是现在是在岩壁之间的半空中,这让地行猎手再也无法完成自己移动的意图,身体在重力的作用下画了个抛物线向地面落下。

身在半空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借力,地行猎手只能扭动着身体勉强改变自己的姿势,让自己腹部朝下落地,但速度方面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听任重力的制约,用比起它自身奔跑速度慢无数倍的下落速度“缓缓”落地。。…。

裂隙的高度并不高,地行猎手落地也只需要不到两秒的时间,但早已准备好的丽娜根本不可能浪费潘尼斯创造的机会。

“圣言术,神圣束缚。”吟唱声适时响起,圆形的光牢圈住了地行猎手的身体,代表神灵的力量牢固的控制住了魔兽,让它丝毫无法动弹。如果按照常理,黄金阶对黄金阶的同阶战斗,在对方有斗气的情况下,神圣束缚可能只能控制对方两秒的时间甚至更短,更甚至完全无效,但是对上没有斗气这一利器的魔兽,控制时间基本都可以达到足额的五秒。…。

“快,我要引导法术,你上。”丽娜吟唱之后左手保持着结印状态,脚下也没有移动。

“想好遗言了吗?”潘尼斯几乎和地行猎手同时落地,刚好落在魔兽面前,嘴里说着,却没有等说完再有动作,而是在说话的同时,手里的单手剑毫无阻滞的刺进地行猎手的眼睛里,直接刺入过半,顺势旋动剑柄,让剑刃在地行猎手眼睛下的脑子里一阵搅动,没有任何悬念的夺走了它的生命:“唔,看来你没机会想了。”。…。

“呼呼。”丽娜掏出一瓶法力回复药剂直接喝下,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看着地行猎手的尸体说道:“这只魔兽已经可以角逐今年死的最不甘心的魔兽这一殊荣了。它所有的武器基本上都没用,就这么死掉了,哈哈。”

潘尼斯蹲下身,检查了一下地行猎手确实死透了,才凑到它的尾部。用剑身挑起蝎子般的尾部看了看:“确实是蝎子的尾巴,有点像蝎尾狮,又是一个在地行猎手身上不可能出现的部位。”

“先别管那么多了。”丽娜站起身踢了尸体一脚:“继续前进吧,我想快点出去,在这里呆的时间过久,我开始感觉压抑了。”

“恩,马上就走。”潘尼斯打量着脚下的尸体:“算上昨天的三具尸体,这四只地行猎手的皮,可以做两身很不错的皮甲了,你身上的皮甲也该换了,两身的话,还有一身刚好你可以替换着穿。”

“恩,我会换一身的,剩下另外一身你不穿吗?”丽娜问道。

“我更习惯布衣。”潘尼斯摇摇头,掸了掸手上的尘土:“好了,走吧。回头再想办法运尸体,剩下没多久了。”。…。

两人从剩下唯一的裂隙穿入,走了一阵,就闻到一阵刺鼻浓重的血腥味。丽娜苦笑着说道:“看来咱们的想法是对的,莱恩夫妇显然已经……”

再转过一个弯道,就可以看到一堆凌乱的碎石堆成的巢穴,暗褐色的血液在地面凝结成块,两具人类的白骨倒在凝固的血液中,白骨上还残留着几丝筋肉。白骨周围的地面上,麻布的衣服碎片散落一地,一些衣料上还沾着一团团的毛发。衣料中,还混杂有一些小饰物,一个木质的烟斗,一根劣质的银项链,一把木梳,一个被踩坏了的挂坠,两把钥匙,这就是两名死者留下的全部遗物了。

丽娜皱了皱眉,几年的冒险生涯早已把她的承受力锻炼的非常坚韧。不再对这样的场面有太多的不适了。此时丽娜蹲在白骨旁边,用戴着手套的手翻动着白骨,仔细检查尸体们留下的遗物。

“没有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从骨骼看,确实是一男一女,但无法确认就是莱恩夫妇。不过这几样东西可以拿上去给村长看看,也许他能看出什么来。”丽娜用一个小袋子,把尸体的遗物一件件放进袋子中,仔细的系好。。…。

“唔,虽然很不想打扰你,不过你最好过来看看。”潘尼斯的声音从前面的另一个转角处传来。

“怎么了?”丽娜奇怪的走了过去,转过拐角后,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这是……什么地方?”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道银色的金属围墙,围墙两端嵌入岩壁之中,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围墙的中间,是一道大门似的凹陷空间,但凹陷处几厘米的地方,一道同样银色的金属墙壁将大门封住,唯一特殊的,是封住大门的金属墙壁中间,有一道贯穿整个墙壁上下的缝隙。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泛酸水
剖宫产术后腹胀不排气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幼儿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