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南京在我眼里是一个象征一种记忆符号

2019-09-22 18:37: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南京在我眼里 是一个象征,一种记忆符号”

  时隔三年,白先勇再次回到南京。昨天他携新书《关键十六天》来到南京先锋书店与读者见面。  去年12月,白先勇来江苏参加苏州昆剧院新院落成典礼,并再次为观众奉上动人的青春版《牡丹亭》。自称“昆曲义工”的白先勇感慨颇多,“12年已过,青春版《牡丹亭》在世界各地唱响,共巡演260多场,场场爆满。”白先勇说,除了昆曲,他也在尝试新的表现形式,比如舞台剧,“我想打破各种剧目的界限,我把自己的小说改编成话剧,在台北和上海都演出过,其中搬进了昆曲表现手法,观众看了很有新意,成为这台戏的一大亮点,也算是一种探索。”  三年前,白先勇携花费数年心血为其父编着的《白崇禧将军身影集》回到故居所在地南京,寻找跟父亲相关的记忆。如今他又为南京读者带来新作《关键十六天·白崇禧将军与二二八》,两本书都是围绕父亲而写。“我最早学的是水利工程,后来因为对文学的痴迷,重新考上了台大中文系,父亲给予了理解和支持,我很感激他。”白先勇笑着说,随着年龄增长,自己身上越来越有父亲的影子,“在昆曲《牡丹亭》巡回演出中,我就像一位指挥官,把握方向,协调各种细节,他们戏称我是‘昆曲将军’。”  问到作为儿子为父亲写书,是否被指有失公正?白先勇表示,“我是他儿子,当然要为他说话!我写的都是客观事实,我不会夸大和捏造。他做了很多事情被埋没了,我应当替他说清楚。”白先勇还透露,正在筹备为父亲写一部传记。  白先勇的童年几乎都是在战争中度过,而儿时在南京度过的短暂日子,则成为他最美好的记忆。再次回到南京,白先勇十分感慨,“南京变化太大了,我1987年来的时候,金陵饭店还是最高的楼。”他回忆道,“45年抗战刚胜利,我记得那时我9岁,随父亲从重庆回南京,住在励志社,印象很深刻,觉得那个宫殿式的建筑很有古典韵味。”对于这座曾被国民政府专门用于审讯侵华日军战犯的园林式建筑,他关切地问如今保护得怎样?告诉他保护得很好,现为钟山宾馆,他点头笑了起来。  他还说:“当年我们一家从中山码头乘船离开南京,我忘不了那一幕。我在作品中多次提到过南京,在我眼里,它是一个象征,一种记忆符号。”  扬子晚报  蔡 震 文/摄

电竞
旅游攻略
分娩期
分享到: